不光灵川县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08-12 13:41    次浏览   

记者采访了市林业局森林病虫害防治检验站。该站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目前,全市范围内确有大面积松毛虫害,受灾总面积估计有46000亩。

记者采访获悉,不光灵川县,周边一些县也爆发松毛虫害。全市受灾面积究竟有多少?

全文善说:“一个多月前,虫子最多,那时,我们在树下面熏一点烟,就有好多虫往下掉,地上都是黑黑的虫屎。”

江头村副村长周思华说,今年松毛虫来得特别猛,一片松树林,几天时间可以被吃光。“有时晚上在松树林里转,都可以听到松毛虫吃松叶的声音。”

市林业局相关负责人说,松毛虫是松树林区的常发性害虫,大多数林区都有发生,但并不难防治。目前,我市防治松毛虫的技术已非常成熟,其中生物防治方法非常有效。市林业局森林病虫害防治检验站近期已多次下乡,对马尾松毛虫杀虫进行指导。

不过,杨忠武也坦言,今年的情况有些特殊。往年三四月才开始防治马尾松毛虫,但是今年,确切说,是从去年冬季,马尾松毛虫就出现了。“这是我工作至今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,今年的虫害,保守来说是30年一遇。”

春季,灵川县灵田镇塘源村一带的松林不再苍翠,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沉闷的褐绿色。因大面积暴发马尾松毛虫害,该村上千亩松林被剥下了苍翠的“外衣”。据市林业部门统计,受去年“暖冬”影响,今春马尾松毛虫害暴发,在桂林遭遇虫害的松林面积达4万余亩。

与灵田镇塘源村类似,灵川县九屋镇江头村,今年也爆发了松毛虫害。4月9日,灵川县森林病虫害防治检验站派出工作人员,在这里协助农户防治松毛虫。

记者来到江头村,一农户正在防治松毛虫。他们把专用粉剂导入喷雾器,对着高大的松树喷洒药剂。该农户告诉记者,这些年,他都会洒药剂,药剂打上去,松毛虫就会昏厥,然后落到地上死亡。记者停留片刻,果不其然,一条条松毛虫像“下雨”一样陆续从松树上掉下、死亡。

杨忠武说,从目前了解的情况,全州、兴安、灵川、临桂、平乐、荔浦等地,均受到马尾松毛虫暴发影响。受影响面积最大的是全州县,当地几乎各村镇的松树林都不同程度出现了虫害,其次是荔浦县。但从严重程度来说,最严重的当属灵川县,该县已有不少松林被虫吃光,且有进一步扩大的趋势。

记者采访发现,同样经历暖冬天气,有的松林被啃光了,有的还是郁郁葱葱。对此,杨忠武解释,有其客观原因。一是自然条件,马尾松毛虫喜欢向阳的山坡,也喜欢风力较小的山谷等地形,一些地方适合马尾松毛虫生长的小气候,就容易成为虫害暴发严重的地点。二是人为因素,马尾松作为我国南方地区重要的森林害虫,一直以来有相关人员在进行监测,去年冬季出现部分虫害情况之后,林业部门就已向虫害集中地区进行宣传、要求进行杀虫。但由于一些村庄不够重视,加上很多劳动力外出打工,人力不足而没有积极开展防虫工作,导致松林大片大片被吃光。

现场一村民给记者算了一笔帐:按目前的市场价,松木每立方卖700元,他们村这些松树,大部分树都有0.7个立方米,一棵树就可以卖490元,上千亩松林,如果被虫害了,损失将会非常大。

面对这场虫害,相关部门和村民们采取了怎样的应对措施?记者进行了采访。

另外,目前还没有被影响到的松林,不代表马尾松毛虫就不会暴发。4月是马尾松毛虫的高发期,而且马尾松毛虫扩散迁移能力都很强,如不防治,暂时还没有受影响的松林,也有染上虫害的可能。

该负责人强调,市林业部门已做好准备,全面检修防治机械,保证正常运转,免费提供优质机油,目前,已储备各类防治药物总金额达12万元。

村民全文善告诉记者,去年就有松毛虫在吃松针,村里的松林差不多被吃光了。

江头村有松树林1000多亩,树龄基本在30年以上,由于目前松树料价格不错,松树林是村里重要的财产之一。松毛虫爆发后,村民们都很紧张,害怕来势汹汹的毛虫毁了生长多年的松树林。

4月12日上午10时左右,根据报料,记者驱车来到灵川县灵田镇塘源村,据说该村松树松毛虫很严重。

该负责人表示,根据《森林病虫害防治条例》的规定,发生森林病虫害时,“谁经营,谁防治”,相关部门主要是为村民们提供技术指导,告诉村民们如何用药。如果属于集体或个人的林木发生大规模病虫害,村民们无力消除虫害,可请相关部门帮助治理,费用则由林木所属人承担。(文/梁剑 图/梁宇华)

“好在村里的松树林都打了药粉,村民稍微放心了点。”该村民说。

下一步,市林业部门将派出专业人员现场指导,并为受灾地区提供喷雾器和相关药粉。目前,除全州、灵川外,兴安、临桂、平乐、荔浦等县区均已开始防治。

在全文善的带领下,记者来到该村的另一个山头,眼前的景象更让人震惊:远处几个山头,几乎所有的松树大面积枯黄,看起来如同被火烧过一般,枯萎不振。全文善说,枯了的地方,松针都被虫吃光了。“这些松林,有30多年了,之前已全部分到各家各户,村民都没舍得砍,谁也没想到,突然被松毛虫吃了个精光”。

该站负责人表示,近期,他们将进一步加强监测调查,及时掌握虫害发生动态。同时,加强信息服务和防治技术指导,及时向各乡镇人民政府及林业站发布预警通报,提出防控对策,确保大灾之年防控卓有成效。

在该村,记者看到,松林的松树上都没有松针,所有的树枝都是光秃秃的。松树上,数厘米长的松毛虫随处可见,每一根松树枝上,都有很多松毛虫在蠕动。原本苍翠碧绿的山林变得枯黄焦黑,就像大火烧过一般。

为什么今年马尾松毛虫出现暴发?市林业局森林病虫害防治检验站表示,可能与去年以来的暖冬天气有关。

杨忠武介绍,桂林的马尾松毛虫,冬季其幼虫会在松树的松针丛中或树皮缝隙中越冬。去年冬季以来,桂林真正冷的日子没有几天,同期温度偏高,本来冬季潜伏的幼虫会被冻死,不想因为气温偏高,本该被冻死的松毛虫却大量繁殖了。

杨忠武是该站副站长。他告诉记者,马尾松毛虫是松树林里常见的病虫害,如同市民们熟悉的樟树每年要长青色的“蚕”,桂林的松树林每年都会有马尾松毛虫出现,不足为奇。

75岁的全文善,和村里的松树打了一辈子交道,都没见过这么多松毛虫。他希望,有关部门尽快来协助村民们防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