办公室就在原物业大楼的二楼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1-01-06 15:20    次浏览   

老陈曾经是这个小区带头抵制物业的业主之一。物业撤离后,小区垃圾成堆,亟须治理,在他的牵头下,小区业主组建临时管理委员会。但临管会需要经费运转,要向部分居民收钱,有人支持也有人反对。从前物业遇到的难题,如今也落在老陈身上。只是这一次,他的角色完全调转了过来。

接手小区管理工作10天左右,老陈最大的感触,就在于因为角色的转换,自己的压力很大。

位于芙蓉区的新世纪家园小区有些历史了,以前小区里还有部分路是黄土路。去年,在一些居民的建议下,物业公司垫钱修了水泥路,今年完工后要求收取停车费,但遭到部分业主的强烈反对,加之被曝出欠下800多万水费,物业公司最后选择了撤离。此后,在老陈等人的牵头下,小区业主组建临时管理委员会。

老陈是小区的老业主,2004年入住,曾是小区第一届业主委员会的代表,对小区的各项事务十分熟悉。据老陈自己介绍,他儿子和女儿也都住在这个小区,在他眼里,小区就是一个大家庭。

临委会接手小区管理这段时间,与之前的物业有什么区别?据老陈自己介绍,临管会得到了半数业主的支持。但业主的看法各不相同。有业主认为,老陈他们接手之后,至少“我们有可以商量的地方”。也有业主认为,毕竟是临时自治,在小区管理方面还是缺乏经验。

一个最现实的问题是,之前他曾带头抵制物业,如今自己作为管理方,他又怎么看待那些不支持临管会工作的业主?老陈对此认为,他觉得那些(不支持临管会工作的)业主的想法不对,“如果每个业主都只是看一看,那大家都看着,小区就别搞了。”

19日上午,潇湘晨报记者见到老陈时,他正与对临管会工作提出意见的罗先生进行沟通。老陈向对方解释了二十分钟之久,直到他不再有任何疑虑。老陈表示,像罗先生这样有意见就提出的业主,他们很是欢迎,“我们以理服人”。

8月19日上午8点半不到,老陈早早来到临管会的临时办公室。办公室就在原物业大楼的二楼。

新世纪家园是个有1200多户人家的小区,想得到所有业主的支持是不可能的,临管会也遇到了之前物业面临的难题。老陈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但他认为,关键在于和业主沟通。

老陈曾抵制缴纳物业管理费,现在站在管理者的位置上,对自己当时不交停车费的问题,他表示自己不是不愿意交,而是当时物业太没有商量。“我就说一句话,只要能把物业做好,要我自掏一万我都愿意。”老陈说。

在物业单方面终止服务之后,老陈便在qq群内被公推为代表,负责管理小区自治,由此组建了临管会。

“压力很大,如果没搞好,那说不好就会有人看笑话。”8月19日,新世纪家园小区,66岁的老陈对记者如此表示。

“这个临管会也是根据区人大、城管局、住建局等部门的召集会议后,要求建立的。”芙蓉社区主任郑宇迪这样表示。

老陈自己认为,和之前的物业公司相比,临管会和他们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性质不同。“我们是自发自愿的,不为谋私利,不拿业主一分钱。物业公司是我们花钱请来的,是我们购买他们的服务。”

老陈身上,折射的是业主自行管理小区后,所遭遇的普遍现实以及尴尬。